只要被棕狼的爪子扫到一下就会皮开肉绽


战士帕罗是整个团里武技排名第四、仅次於正副团长和瞎眼老鹰的年轻人,身材高大壮健,长得也比我帅得多,向来就追兰妮追得很用力,可惜的是一直没追到手。帕罗听到射箭练习场的爆炸声之後也和其他人一起来看个究竟,没想到却看到了我和兰妮在接吻;这下子帕罗可是气坏了“只不过是个刚入团的法师竟敢这么嚣张?我非好好教训你不可”一边这么想著,一边走到我身後,也不管我吻兰妮吻得正爽就拍了拍我肩膀,“喂小子,我有话跟你讲”有啥事情现在急著讲?还用这种语气说话不过话是这么说,不给他面子也不行,我只好放过兰妮,转过头去看看帕罗这个大个子有什么话要讲的。帕罗不等我完全转过头来对著他,就朝著我的脑袋挥了一拳;大家知道我的打架本事向来很烂,帕罗这一拳又是偷袭;虽然说得到了龙的能力之後,帕罗的这一拳对我来说已经是慢的可以,我还是没想到要闪躲。没闪躲的第一个原因是我本来想咬帕罗的拳头一下,让他尝尝被狗咬的感觉;第二个原因是露西亚在帕罗的拳头差不多挥到我脸上的时候,伸手就捉住了帕罗的拳头,反手一扭之下就听到帕罗的惨叫:帕罗的手肘关节被露西亚给扭脱了臼。难得看到露西亚手下留情,本来我以为帕罗大概会断个一条手臂哩;我忍不住看了露西亚一眼,露西亚则是对著我吐吐舌头做个俏皮可爱的鬼脸。“帕罗”团长怕我们继续打起来,不管谁受伤对他而言都是很大的损失。“小子你最好离兰妮远远的否则发生什么意外是你自己的事情”帕罗转头走掉前扔下这么一句话。嘿争风吃醋啊以前的我或许会怕你,现在的我有龙女们守护,我会怕你就有鬼了懒得理帕罗那个肌肉小子,我回头继续进攻兰妮的红唇:兰妮要我帮她做三支魔法箭,她还欠我两个吻呢先把帐收齐了再说帕罗的手肘受伤不重,经过团里牧师的治疗之後很快就没事了。不过团里牧师的治疗能力也实在烂得可以,只能帮帕罗接好手肘关节脱臼和止痛,帕罗的手还是要好几天休息复原才行;现在帕罗能做的就是看我和兰妮接吻,自己在旁边生闷气。棕狼是一种生活在森林中的狼,极为凶狠,最令人害怕的是棕狼的爪子和牙齿。会爬树是在森林中生存的一个重要条件,棕狼的爪子极为锐利,可以像登山钉鞋的钉子扎进土里一般、很轻松地刺进最坚硬的树干中,让棕狼爬树就和在平地上走路一样方便;棕狼的牙齿也是出名的锐利,再加上棕狼的行动又异常灵活,冒险者或是猎人遇上棕狼时武器被咬断是常有的事。小时候我在打猎时,最讨厌的生物之一就是棕狼,虽然只要丢下一个猎获物让棕狼不再追杀我就可以把棕狼给摆脱掉,可是那天我大概也没办法继续打猎了。偏偏车队出发没多久,竟然在森林边缘碰上了十几条出来觅食的棕狼,整个佣兵团上上下下都紧张了起来;一堆轻武装人员碰上这种牙尖爪利的凶猛生物,只要被棕狼的爪子扫到一下就会皮开肉绽,更别提武器还有被咬断的可能,这下子头痛了一枝箭射向领头的棕狼,那条棕狼不但没闪躲还一口就咬住了射来的箭;领头棕狼咬箭的这招对付一般人很好用,可惜今天它咬到炸弹了:刚刚的箭是兰妮射出来的,还是被我附上了大量火系能量的箭;轰隆一响之下领头棕狼被炸得粉身碎骨连屁都没剩半点,还连累旁边四条棕狼被爆炸威力波及,全身著火之下痛得在地上打滚哀嚎。先不说整团的人被兰妮这一箭给吓了一跳,兰妮的第二箭落在剩余棕狼所在位置的中央地带,强烈的爆炸当场把大部分剩下的棕狼炸得飞上了天空还全身著火,落地之後也是在地上打滚哀嚎,没多久就烧成了香喷喷的烤肉。克雷伯本来都已经有付出重大伤亡代价的觉悟了,却没想到兰妮只发了两箭就把这群狼给解决乾净;而且雇主出了大钱把被炸死烧死的棕狼给买去了:棕狼头骨是很值钱的装饰品;棕狼的牙齿和爪子可以用来制造锋锐的武器,例如长矛的矛头或箭镞。最惊讶的大概还是兰妮自己吧?虽然她知道被我加强过的魔法箭威力很强, 香港平特一肖论坛但是她并没有预期会强到两箭解决一堆棕狼的程度;看看兰妮到现在都还没回神过来, 香港一肖中特网站连我的手摸上了她屁股都没注意到;倒是那个帕罗刚刚看到一堆棕狼的时候吓得脸色发白, 香港内部资料平特一肖一码现在看到我在吃兰妮豆腐则是气得脸色发青, 精选10码中特暗自打定主意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我不可。为了怕龙女们的食量吓死其他团员,我一向不和其他人一起吃饭;所以晚餐的时候,帕罗特地在一块烤肉上加了些“调味料”再拿来这边请我吃。看到帕罗不怀好意的微笑,我也只是暗自偷笑,白疑才会相信这家伙有那么好心会请我吃烤肉,不过我可以先用水系解毒术把烤肉上的调味料“洗”掉,其实不洗也没什么关系啦,只不过是些让人加速拉屎的药物而已,专门治疗便秘用的。“谢谢你罗~~”看到帕罗送了烤肉给我,露西亚娇笑著向帕罗道谢,还轻轻对著帕罗吹了一口气;帕罗只感觉到一阵带著淡淡女孩子身体香味的微风朝他脸上扑来,香味闻起来有如春药一般让人全身都开始发热,结果就是下半身立刻开始撑帐棚;帕罗吓了一大跳,在帐棚完全撑好之前连忙掉头就跑,免得在许多美女之前当场勃起而换来轻浮男子的称号。“你刚刚又下了什么毒啊?可别把人给毒死了。”把帕罗给的烤肉扔进火堆里当燃料;就算帕罗没在上面加料,我也宁可吃露西亚他们烹调的美食。倒是听了我的问题之後,露西亚先咬了一块肉,再含著肉以口对口接吻方式喂给我吃;不用说,这种接吻式喂食法喂给我的除了肉之外,还有香香甜甜、麻药似的龙气,而且今天露西亚的龙气似乎也加了料,因为吸了龙气之後我的小弟弟立刻精神百倍,所以第一个要“报答”的对象,当然就是身前这个双颊发红、媚眼勾魄的性感露西亚了“露西亚一定是疯了”看著被我抱进帐棚里的露西亚,依蕾亚简直不敢相信她刚刚看见露西亚喂我龙气的事实,新闻资讯“虽然说喂龙气给主人可以快速增加主人的能力,但是这实在不是龙应该有的行为不是嘛?”“也许吧?我不知道…也许我和露西亚都疯了也不一定…”茉莉亚轻轻叹了口气,悠悠地说著,“喂点龙气又算什么?要不是主人坚持,刚刚露西亚就不会只喂一点点龙气而已,换成我也不会;露西亚怎么样我是不知道,可是我早就已经失去龙应该有的尊严了,或者说我已经抛弃了龙的尊严吧?跟了这个主人以後,我不止一次希望我也是个人类,真的…”瞪著正望向火堆发呆的茉莉亚,依蕾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你们……这样简直就是…”“离经叛道、令人不敢相信是不是?”茉莉亚苦笑著,视线始终没有离开燃烧中的营火。帕罗回到同伴的营火堆那边时,马上因为下半身撑起的帐棚被嘲笑了一顿,自然也少不了兰妮的白眼;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接著帕罗才咬了一口烤肉吞下肚子去,肚子马上咕噜咕噜开始造反起来,帕罗只好跑到远处的草丛边打算解放一下。裤子脱下来以後,帕罗才发现棒子勃起时蹲在草堆里拉屎是多么恐怖的酷刑:等著吸血的大群蚊子立刻朝著充满鲜血的棒子叮了上来,帕罗又不能用手打蚊子(打下去只怕自己的棒子会先断掉),偏偏蚊子又是赶跑这边叮上那边,用手握也没办法完全握住已经勃起成全尺寸的肉棒,这大概是帕罗有生以来第一次恨自己的棒子为什么要长这么大了吧?“…好臭喔…”旁边突然传来少女的声音,帕罗吓了一大跳;转头一看,因为好奇是哪里传来的臭味而跑来一看究竟的小夜正站在他旁边看他拉肚子天啊开什么玩笑一个大男人光著屁股挺著棒子拉稀屎的糗样竟然被这么个小女孩给看光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岂不是付诸流水?“有什么好看快滚快滚”为了怕自己一世英名毁於一旦,帕罗连忙催小夜离开;可是语气太过强硬,结果小夜只是一呆,接著“哇~~~”的一声就开始大哭起来了。“怎么回事?”这次出现的是茉莉亚。虽然茉莉亚对帕罗视而不见,但是帕罗只觉得更惨:小夜的哭声虽然引起其他人注意,可是小夜穿的是黑衣,在黑暗中还不是那么明显;茉莉亚全身都穿白的,这么一出现等於告诉其他人这里有人把小夜弄哭了。於是帕罗立即决定离开犯罪现场,可惜的是屁股没擦乾净,没办法穿上裤子;保持低姿势移动的时候又不小心踩滑了脚,摔了个狗吃屎不说,硬挺的小弟弟还重重戳在地上,让帕罗真的是痛不欲生;雪上加霜的是这个时候屁眼里又喷射了一沱稀屎出来,正好均匀地洒了满满一屁股,连棒子都分享了一些别具风味的液态黄金。“乖~小夜不哭喔~姊姊疼小夜喔~我的天啊这里真的好臭啊小夜,我们先回去吧。”当茉莉亚拉著小夜离开时,闻声过来一探究竟的人正好看到帕罗下身光光手握鸡鸡、屁股朝天涂满稀屎的英姿…相信我,人倒楣的时候,说话咬到舌头绝对已经够幸运了;最重要的是,宁可得罪死神也绝对不要去惹到瘟神,会死得很难看的,像帕罗这样…唉还真的不是普通的臭哇下毒失败,帕罗就趁著晚上众人入睡之後,悄悄摸到我们的帐棚外面来。裤裆里的小弟弟因为今晚的意外受了重创还喂了蚊子,现在可是又痛又肿又痒;“看我先弄倒你的帐棚,再隔著帐棚好好打你一顿让你被打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帕罗咬牙切齿地暗自想著,摸准了帐棚的绳索,拔出腰间的剑正要砍下去的时候,“叮”的一声轻响过去,隐身在旁边的露西亚已经用真空刃法术切断了帕罗的剑。“怪事剑怎么自己断了?”帕罗吓了一跳,接著想到有些邪恶的法师可以诅咒仇人、让仇人倒楣不断的传闻:“该不会自己被诅咒了吧?不然今天怎么这么倒楣?一定是的那小子那么邪恶,我大概被他诅咒了”越想越害怕,帕罗这下子已经没有找我碴的心情了,连忙掉头跑回自己帐棚里,用毯子把全身都给包裹的紧紧的,连掉在我帐棚旁边的断剑都忘了捡走。第二天来送死的是一群半兽人(orc),虽然来了四十几只,不过兰妮一箭就把一半以上的半兽人给炸飞到半空中去了;看著自己同伴被炸得血肉横飞,落後的半兽人一下子就吓跑了,只剩下前面领先冲锋的几只还傻傻的朝车队杀过来,先是被弓箭手给插了几箭,接著没两下就被团长、副团长和瞎眼老鹰给带人搞定了。“帕罗,你在干什么?”没看到帕罗拔剑上前接战,团长很不高兴。“报…报告团长我的武器坏掉了”帕罗说著拔出只剩下短短一截剑刃的长剑。看著全团的人都用著怀疑的眼光看著自己,帕罗早就在後悔昨天晚上不该跑去摸那个法师小子的营帐了;现在可好,武器断了又没办法解释,别的人也就算了,兰妮看著自己的眼光就是很不谅解的神情,看来自己在美人心中的坏印象又加深了不少。“好好的怎么会坏掉?”克雷伯团长捡起一把半兽人用的阔刃剑扔给帕罗。“呃…昨天磨剑的时候不小心弄断了”急中生智,帕罗连忙替自己找了个藉口,又能掩饰自己昨天晚上断剑的原因又能夸示一下自己的力量;看看团里每个人望著他的眼神都缓和下来、一副原来如此错怪你了的表情,帕罗还真是佩服自己的机智啊“原来昨天晚上在我们帐棚旁边磨剑的是你啊”依蕾亚不屑地说著,接著把帕罗的断剑抛过去给他。啊?半夜跑到四个美女的帐棚旁边磨剑?鬼才相信这下子帕罗可真是欲哭无泪了,他没有想到我们竟然直忍到现在才把断剑拿出来;现在团里每个人看著帕罗的眼光也再度由了解变成鄙视,尤其是兰妮的眼神,显然帕罗在兰妮心中的地位又大幅下挫了不少。

  原标题:国际金价持稳,但美元避险风采更劲;特朗普恐怕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欧洲或进一步卖惨

,,东方女孩最快报码室